联系热线:028-66580092

欢迎光临四川省石油制品行业协会

搜索

底部

Copyright © www.scsyx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省石油制品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蜀ICP备1703775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成都

联系地址:成都市锦江区人民南路二段18号川信大厦33楼      联系电话:028-86752193      投稿信箱:WEB@SCSYXH.COM

FOCUS

本网聚焦

政策倡导、共同协调、资源整合、行业自律

资讯详情

一大波新过剩产能又冲向市场,OPEC靠冻产就能Hold住?

作者:
发布时间:
2016/09/23 02:06
浏览量
【摘要】: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将于9月26日至28日在阿尔及利亚举行的国际能源论坛会议间隙召开非正式会议,而当前国际原油市场供需格局也仍在向主要产油国发出新的警示信号:如果各产油国之间再不能达成协调一致的产能分配意见,那么接下来的后果可能谁都承受不起。  过剩产能暴增至三倍?  OPEC各国石油部长此前发布的报告指出,自2015年以来,俄罗斯原油产量已经创历史新高,而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原油供应中断也已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将于9月26日至28日在阿尔及利亚举行的国际能源论坛会议间隙召开非正式会议,而当前国际原油市场供需格局也仍在向主要产油国发出新的警示信号:如果各产油国之间再不能达成协调一致的产能分配意见,那么接下来的后果可能谁都承受不起。

  过剩产能暴增至三倍?

  OPEC各国石油部长此前发布的报告指出,自2015年以来,俄罗斯原油产量已经创历史新高,而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原油供应中断也已告一段落,这意味着9月之后,将有超过80万桶/天的额外原油产量供给流入全球市场,届时,石油产量过剩将接近目前水平的3倍。国际能源机构(IEA)预估当前原油供应过剩量为40万桶/天。

  全球最大独立石油交易商维多集团(Vitol Group)高级主管巴克(Chris Bake)表示,当前正处于产量过剩状态,预期中的库存削减也不会发生,事实上,全球原油库存还在继续增加,这才是最大的一个问题。

  国际能源机构数据显示,全球石油供应过剩的矛盾状态将持续至2017年,由于OPEC成员国,尤其是诸如沙特等国石油产量接近创纪录水平,而其他国家如伊朗和伊拉克也在不顾油价下跌的压力继续开足马力增加产能。花旗集团预测,除非OPEC成员国采取联合行动,否则原油价格可能很难长期维持在40美元/桶以上。

  油价“腰斩”,家家有本难念经

  尽管相比年初每桶26美元的价位已有显著反弹,当前原油价格却仍不到2010-14年间平均油价(90-100美元)的一半,油价“腰斩”的状况,也导致了全球产油国的财务状况不堪重负。

  虽然,此前市场对于OPEC成员国将与俄罗斯将达成“冻产”协议的猜测甚嚣尘上,原油价格8月借机反弹。但市场对最终是否达成“冻产”持怀疑态度。这导致油价很难重新站稳50美元/桶这一重要的心理关口价位。

  尽管沙特、伊朗和OPEC高级石油官员辗转维也纳、巴黎、莫斯科等地频频进行会晤,试图达成“冻产”共识,但市场对于最后究竟能否达成“冻产”协议仍保有不甚乐观的预期。

  驻纽约总部花旗集团大宗商品研究主管莫尔斯(Ed Morse)表示,由于近期利比亚和尼日利亚供应量再度意外激增,导致脆弱的供需平衡再度被打破,产油国想要采取任何旨在重新稳定市场价格的计划,也变得更加困难重重。

  冻产之前,各国先拼命增产?

  当前市场原油供应量过剩,而利比亚和尼日利亚的供应中断逐渐恢复的现状,对于供需失衡状况更是雪上加霜,“冻产”协议是否可行,也因此要打上个大大的问号。

  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数据显示,在敌对武装派别之间的战斗停止后,利比亚石油产量已攀升至39万桶/天。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总裁萨纳拉(Mustafa Sanalla)在9月22日表示,预计利比石油产量将较此前8月的平均水平高出50%。

  尼日利亚石油资源部国务部长卡奇库(Emmanuel Kachikwu)在9月19日表示,在与尼日尔三角洲地区的武装叛乱分子达成停火协议后,尼日利亚石油产量已经恢复到了175万桶/天。彭博数据显示,这与8月尼日利亚石油产量创近20年以来最低水平,即144万桶/天形成了鲜明对比。

  而俄罗斯能源部门数据显示,俄罗斯9月石油产量创记录新高1109万桶/天。尽管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9月2日表示产油国可以克服当前彼此间的紧张局势,为“冻产”铺平道路,但市场对于俄罗斯究竟是否真心同意“冻产”协议仍持怀疑态度。

  莫尔斯表示,由于俄罗斯政府对于诸如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 PJSC)没有足够的控制权防止提高供应量,俄罗斯不同意“冻产”协议则可能成为事实。

  “冻产”仍是救命稻草

  此前,在4月17日,OPEC成员国曾试图与俄罗斯在多哈就“冻产”问题进行一次尝试。然而,一言九鼎的沙特副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最后一刻仍坚持伊朗必须参加“冻产”协议后,会谈直接无果而终。在国际解除对伊朗制裁,伊朗开始恢复石油出口,而伊朗方面表示,在石油产能完全恢复之前,拒绝参与“冻产”协议。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驻纽约首席商品策略师克罗夫特(Helima Croft)表示,当前伊朗已恢复至制裁前的产量水平,伊朗加入“冻产”协议的可能性已有所上升。

  牛津能源研究所所长法特赫(Bassam Fattouh)表示,由于全球顺差持续,低油价对其财政收支状况也产生影响,沙特则将更倾向于达成“冻产”协议。所有产油国都饱受财政收支之苦,因此达成“冻产”协议的意愿更为强烈。全球原油市场重新实现平衡的过程比预期更长。

  “冻产”协议将对诸如正在恢复石油产量过程中的尼日利亚和利比亚等国家给予豁免,但如果不达成任何协议,OPEC成员国的产量供应将不会有任何限制。

  PVM Group驻伦敦首席执行官霍夫顿(David Hufton)表示,如果最终没有达成“冻产”协议,原油价格将存在跌至30美元/桶至40美元/桶的区间范围的风险。